首页 > 员工论坛

我家乡的涑河

作者:赵琦 来源:本站 浏览数:578 发布时间:2019/12/28 15:18:09
   一条长长的小河,从西边的村子缓缓而来,横着流过村前,蜿蜒向东边的村前流去,然后继续向东,这条河就是流经我家乡的涑河。
   我们村涑河的南岸叫做南山,上山有阶梯式的石阶,两边有庄稼和果树,主要种植地瓜、花生、玉米,果树主要有板栗、杏子、桃子、梨子等。循山而上,是蓝的天,白的云。山脚跟有小的悬崖,小的陡峭壁,有时候会有带着刺的爬墙虎和藤条从半空中垂下河岸边来,小时候还拽着藤条荡过秋千,现在想来,那么作都没摔着、碰着,可能是山神在保佑我,大概是不忍心看我失去了对它崇拜的眼神吧。
   我们村的涑河分为四个部分,下游、中游、拦坝和上游。
   说起上游,就会想起冬天的冰雪,上游的水被水坝拦截着,水流平稳,极易结冰,冰虽然不是很厚,但承载小时候的我们绰绰有余了。爷爷找来小木头,砍削成一个小陀螺,奶奶找来漂亮的花纸,剪成和陀螺顶部一样的圆形,再用浆糊贴上,待陀螺在冰上旋转起来,那花色眼花缭乱,像极了我们那兴奋的小心脏突突地跳着,那时候在冰上摔倒了也不打紧,妈妈缝的厚厚的棉衣会妥妥地保护好我们,就算真的摔疼了,还可以在爸爸的怀里撒个娇,所有的幸福就都有了。
   春天,涑河的两岸泛着嫩绿,响着谁家鸭、鹅的叫声,鹅卵石也可爱起来,让你不费力就能挑到一口袋漂亮的颜色,然后和小伙伴一起画这条小河,长长的波浪线里,有的飘着杏花、桃花、梨花;有的飘着天上的白云和岸边的柳树;还有的飘着美丽的羽毛和露出剪刀手的小螃蟹。大人们开始走过石桥上山干活了,回来的时候总先到河边洗洗手,洗洗脸,似乎就连上山的劳累也一并洗了去,再到泉眼处喝几口泉水,然后神清气爽的回家了。
   到了夏季,小伙伴们都爱在中游玩,那里水不深,离家近,水清,还有鱼虾。有时候整个人泡水里,一呆就是一天,看村里的男娃们在河里抓鱼,我的弟弟那时候也就七八岁的年纪,也是其中一员,妈妈不放心,所以放了暑假的我负责照看弟弟。
   弟弟从家里找一个用来盛汤的那种大海碗,找一块蒸馒头用的笼布,有透气的网孔,然后在中心处剪一个鸡蛋大小的孔,再找一些麸皮,家里的新麦子磨完了面脱了皮,还含着浓浓的麦香,掺上水,揉成团,再拌上点儿香油,那鲜味足以让小鱼儿不请自来了。来到河里,先用笼布把碗口扎上、系紧,然后找一处水流平稳的地方,用小石块垒一个圆圈,用来固定碗底用,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把提前拌好的鱼食通过鸡蛋大的孔眼,抹在笼布的里面,抹上一圈,然后左手把住碗,右手捂住碗口的眼部,把碗放入水中,撤离,碗里的鱼食经过河水浸泡,香味就散发出来,小鱼循着星点的香味试探地钻进碗里,那里气味更浓,还有大颗粒的鱼食,弟弟就在不远处站着,大气不敢喘,生怕吓跑了小猎物。等上几分钟,但见得碗里钻进了五六条小鱼以后,他赶紧过去,先捂住那大孔,然后把碗端出水面,小鱼受到惊吓,来不及出来,就被生生的捉住了。这样几个回合下来,也会有半小桶子鱼了,拿回家也足够晚上吃一顿了,可香煎,可烧汤、也可油炸,那美美的鲜味和自豪的嘚瑟劲总是成正比的,只是一个夏天下来,村里的孩子们都变得黑不溜秋,像极了浅洼处淤泥里的小泥鳅。在这个快乐的夏天,不单单只有小孩子喜欢泡在小河里,大人也有大人的“玩”法。“扯大网抬鱼”似乎是村里的大人们每年都会玩的游戏。一个大抬网,抬网的两边各有一根长长的木棍,很沉的样子,一边一个大男人,抬着棍子甩开膀子,随着一声有力的号子,将渔网往两边撒开,正好架在河的南北两岸,再有一人扛一个捞鱼的网子,也是长长的杆子,杆子最头上一个网兜,再有一人拎着一只水桶,这就是一个完整的组合了。他们从村的最下游河堤,一直往上游走,等抬网落下,捞鱼的那人便拿着长杆子渔网开始从上往下赶鱼,地毯式排雷一样,用杆子敲打着河底,鱼儿受到惊吓就往下游走,正好钻进抬网里,这样几个回合,渔网抬起来,就看见鱼在网上乱跳,但见长杆子在网上挥上几个来回,鱼就被捞起放入桶
中,如此周而复始,水深处,与抬网的大人齐腰,却丝毫不耽误每一个动作的完美极致。每每这时,最壮观的还是要数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人,老的少的都有,叫好声,吆喝声,那热闹劲,满赶上过年,中午的太阳晒得他们黝黑的背上闪光,眼见得太阳从东边移到了南边,移过了头顶,渐渐向西,抬鱼的人群也从东边村子的结界处一直走到河的上游,来到了西边的村头。
   直到夕阳西下,他们捕鱼的人到了最上游收了网,分了鱼,各自回家,此时人群也才
恋恋不舍地散去,丝毫不因为自己没有收获而垂头丧气,那兴致劲大概要伴着他们回家喝了小酒,下酒菜里都觉得有鱼的香味吧。如今,涑河的秋天少了以前在河里用红薯做淀粉的场景,只有清清的河水伴着美丽的落叶安静地漂流,飘走了一部分小河的故事,也飘走了一部分村子的故事,山脚下的泉眼却依然不断涌出甘甜的泉水,像是涑河的灵魂,始终清澈。